合成革网

返回首页

非洲:下一个世界工厂

发布时间:2018-08-28

中国企业在非洲制造业的投资项目,已由 2000 年的仅 2 例,上升到每年 150 余例。而真实的数据可能是这一数字的 2-3 倍。


这些企业家给数百万非洲人提供了第一份正式工作,培养了一代非洲企业家,并且鼓励非洲的许多机构支持有活力的制造业集群,他们用投资改造了非洲的社会经济。



非洲制造业


孙坚的办公楼位于尼日利亚西南部开办的大型陶瓷工厂中,他来自温州 —— 中国陶瓷的发源地之一。约 4000 年前,青瓷在这里诞生。在 20 世纪 70 年代,温州人的生活非常艰难。小学毕业后,孙坚就开始辍学打工。1978 年,温州成为中国第一个可以开办私营企业的城市。孙坚辗转多个皮革加工厂打工,最后终于攒够了钱,开办了自己的皮革制造厂。到 2008 年前后,生产成本以惊人的速度上涨,孙坚意识到工厂必须搬出中国了。


一位朋友建议他去尼日利亚试试。



孙坚到尼日利亚考察了 5 天,然后给海关的熟人打电话,询问出口尼日利亚的货物中,最有份量、最贵且数量巨大的货品是什么?答案是陶瓷。仅仅经过这一次考察,孙坚就决定在尼日利亚投资约 4000 万美元,建起一家瓷砖厂。这家工厂雇用了 1100 名左右的工人,其中 1000 名为当地人,工厂生产全年无休。尼日利亚的电力不稳定且十分昂贵,但孙坚工厂的生意很不错。尼日利亚相对缺少竞争且需求旺盛,工厂的利润率能达 7%,而在中国只有 5% —— 一般来说,制造业的利润都很薄,2%的增加有着本质区别。


孙坚的故事不是个例。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在非洲制造业的投资项目,已由 2000 年的仅 2 例,上升到每年 150 余例。而真实的数据可能是这一数字的 2-3 倍:研究该议题的学者做实地调查时,常常会遇到一些未被收录在官方统计中的中国企业。这些企业家给数百万非洲人提供了第一份正式工作,培养了一代非洲企业家,并且鼓励非洲的许多机构支持有活力的制造业集群,他们用投资改造了非洲的社会经济。



国人在非洲投资建设的工厂


当然,这些企业家也并非圣人,贿赂、工作环境恶劣、有争议的环境保护等问题普遍存在。但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商来到了非洲 —— 与开发自然资源或提供服务业不同的是,制造业有转向工业化的可能性。因此,非洲的工业革命不再是一个新奇的概念。


世界最大的劳动力储备


中国企业家正被推入或拉进非洲。被推入的原因是,中国在全球制造业的优势面临结构性压力:独生子女政策导致中国的劳动力储备减少,因此造成沿海制造业中心的劳动力短缺。近年来劳动力成本也大幅上涨:自 2001 年起,制造业的时薪每年增长 12%。而从 2004 年到 2014 年,经过生产率计算调整后的制造业薪资增长了近三倍。



非洲皮革染坊


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表示,“中国即将摆脱低技能制造业……这将会释放近 1 亿个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岗位,足以使低收入国家制造业的工作数量翻两番。”以美国为例,美国制造业在 1978 年达到顶峰水平时,只有 2000 万人在工厂工作;现在,有 5 倍于这个数量的工作将从中国迁出。


同时,非洲正处于人口爆发的早期阶段。到 2050 年,非洲人口将达到 20 亿,拥有世界最多的劳动力储备(到那时,东南亚的人口将只有 8 亿)。然而,非洲国家目前有着世界上最高的失业率。正因如此,非洲自然而然地成为中国制造业转移的目的地。



从企业投资者角度看,尽管非洲在许多方面仍然具有挑战性,但它的一项优势是可能有着最多样的市场类型。尼日利亚拥有庞大的国内市场,利润率高,各类消费品的竞争相对小。如莱索托出口美国市场的货物享受无关税政策,它还邻近南非优秀的基础设施和物流服务,能够为美国客户运送时效性要求高的时装。埃塞俄比亚除了拥有颇具吸引力的税收优惠和廉价劳动力外,还靠近利润丰厚的中东市场。换句话说,非洲可以为制造业的任何商业模式提供有吸引力的区位优势。


需求方面也有好转的趋向。非洲各国政府已经决定逐步整合各区域市场,这将降低成本,并为市场新进入者提供更多机会。2015 年,非洲有一半的国家加入了三合一自贸区(Tripartite Free Trade Area)。该自贸区有 6 亿人口,将成为世界第 13 大经济体。有 6 个东非国家跨出了更大一步:它们达成关税同盟以促进贸易,协调监管制度以降低企业经营的难度,并推出了单次访问签证以促进人们跨境交流。


对未来的承诺


在非洲,街头标语和当地报纸都表达出一种中国企业不雇用非洲人的观点。但所有严谨的研究都揭示出恰恰相反的结论:中国工厂雇用的主要是当地人。对近期统计资料的分析显示,所有中国企业雇用当地工人的比例均高于 78%,而在那些拥有数千名员工的公司中,这一数字超过 99%。



非洲的中国工厂


艾哈迈德·易卜拉欣(Ahmed Ibrahim)是这一切的亲历者。中学毕业后,易卜拉欣靠打零工生存。他在靠近尼日尔共和国边境的地方长大,所以会说法语。他发现,从邻国贝宁的黎巴嫩汽车经销商手中买车,尼日利亚人可以享受贝宁更低的进口车关税。而这些黎巴嫩人说法语。2009 年,易卜拉欣成为中国商人王军雄(音译)的司机。那时王军雄刚到尼日利亚,希望在这里开启一番事业。易卜拉欣很快变为王军雄在当地的全方位助手。


他们关系的转折点,发生在王军雄为新公司买车的时候。王军雄希望能像当地人一样从贝宁买车,从而避开高关税。这件事必须由易卜拉欣来完成,因为王军雄不会说法语。但买车的钱不是小数,易卜拉欣能信得过吗?王军雄手下的中国管理人员有些担心。最后,在做决定的瞬间,王军雄盯着易卜拉欣,然后把现金全款给了他。易卜拉欣走后,王军雄的员工怀疑地摇摇头,觉得这会是他们最后一次见易卜拉欣和这笔钱了。


令他们惊讶的是,易卜拉欣把车买了回来,还有找回的零钱。但他还是充满歉意,因为他用了一些零钱给自己买了一双“漂亮到无法抗拒的鞋。”他坚持要从自己下个月薪水中扣除。从那天起,易卜拉欣成为王军雄的得力助手。


毫无疑问,这份工作改变了易卜拉欣的生活。他所在的部落,男人需要积蓄一定数额的钱才能结婚;因此获得这份工作前,易卜拉欣不得不保持单身。现在,他有两个妻子(部落接受一夫多妻制),这更巩固了他有钱人的身份。


未来从中国工厂迁出的工作,能够为 1 亿个聪明但未获充分就业、未受充分教育的年轻人提供机会,使他们从非正规、不稳定的工作转向与全球经济接轨的高生产率的正式工作。而这将会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close window] [Print] View: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