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合成革网

返回首页

“转椅之乡”安吉调查:订单排到明年,客户躺赚5年的钱!

发布时间:2020-11-02

“我们的转椅出口订单已经排到了2021年三四月份,到过年之前,还有13万张椅子没做完。”安吉卡贝隆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伟元向记者说道,安吉做转椅出口的生产企业今年基本都是国际订单爆棚的状态。


“今年的国际订单不是高幅度增长,是疯狂增长。”恒林股份国际业务部总经理曾卫介绍,不单单是中国工厂订单满了,越南工厂订单也排满了。


距离卡贝隆家具不到1公里的中国安吉转椅市场,看似冷清行人少,但走在市场里,运输配件的车辆不断来往穿行。


记者走访了市场里数家批发商,其中一家供应牛皮的商户透露:“安吉转椅出口这波大行情基本是从5月份起来的,7月份订单逐渐增多,到现在基本爆发,目前的订单量我们要贷款进货才能供应上,不贷款根本供应不过来。”


安吉是中国椅业之乡,1981年研发出中国第一把五轮转椅,目前是国内最大的转椅生产基地,且主要供应外贸出口。今年新冠疫情全球蔓延,安吉的转椅产业却迎来了一轮超级周期。当地转椅生产企业称,一些原本做其他生意的老板,现在也都纷纷入局生产转椅。


椅业出口火爆,提供了疫情之下全球化产业链的另类视角。《每日经记者在调研走访的过程中了解到,在订单爆棚的背后,转椅市场仍波诡云谲,人民币汇率走势、海运价格变化、集装箱供应等诸多因素,都会对企业利润造成影响。


“别看现在各家工厂订单红红火火,但有‘三降’挤压利润,一些老板不精明的,很可能亏本,大家头脑还是要清醒一点。”长吸一口烟,李伟元说道。


10月23日,安吉阳光工业园区内一家具厂门口,八九辆集装箱运输卡车整齐地停在仓库前。透过卷帘门,依稀可以看到码放在仓库里的一箱箱货品。



安吉一家具厂内,一排集装箱运输车正等待拉货。


“每天都有这么多集装箱来拉货?”记者向厂区门口的保安询问道。


从保安室窗边悬出上半身,保安扭头朝厂区里瞥了一眼,淡淡地说:“这才几辆车子,多的时候,集装箱柜子是这的3倍。”


记者了解到,每天都有三四十个集装箱柜子来安吉规模比较大的工厂提货,根据转椅大小,一条柜子可以装300~1000张不等。


这些安吉生产的转椅,就装在这些集装箱中,走向世界。


以卡贝隆为例,去年销售额在1.2亿元,公司生产的人体工学转椅80%都是供应国外客户,其中美国客户占了20%左右的份额。李伟元说自己在阿里巴巴国际站做了十几年,现在基本30%~40%的海外采购商都是在那里下单。不过和亚马逊商家面向C端消费者不同,卡贝隆主要通过线上平台承接B端采购。


阿里巴巴国际站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20日,家具行业交易额同比增长191%,支付订单数同比增长112%。主要出口国家覆盖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以及法国,出口的热门产品主要为沙发、床、办公桌椅、餐桌椅、儿童床。9月采购节期间,家具行业交易额同比增长224%,支付订单数同比增长212%,直接冲进交易额TOP10行业。


安吉当地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恒林股份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2亿元,同比增长38.43%;营业收入32.26亿元,同比增长65.24%;基本每股收益3.04元,同比增长38.18%。



曾卫说,恒林股份以外贸为主,往年外贸订单中的80%是线下B2B业务,一锤子买卖。货发出去之后,货权归采购商,这类属于一般贸易。而今年形势会有一些变化,电商渠道占外贸出口的比重预计能同比大幅上升;由于今年外贸形势好,跨境电商发展迅猛,恒林出口的产品中,跨境电商客户比重提升。


10月28日,阿里巴巴国际站总经理张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全球疫情之下,数字经济正在加速前进,以美国市场来说,2009年电商渗透率仅6%,2019年电商渗透率为16%,10年时间才增长了10个百分点。但2020年4月,受疫情影响,美国电商渗透率已提高到33%。


这一轮超级周期是如何起来的?



卡贝隆生产的人体工学转椅。


李伟元分析,今年1~5月份,国外电商主要做仓储式销售,当时海外仓还有大量存货可以消化市场需求,而国内受疫情影响,还没有恢复生产。5月份之后,国外受疫情影响,一些转椅的生产场地不能生产,而国内基本恢复了生产,很多订单陆续转移到了国内。安吉又是主要的转椅产地,所以六七月份之后,订单量爆发了。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消费量?李伟元表示,这一轮强劲需求有几方面原因合力促成:一是受疫情影响,国外很多企业都提倡居家办公;另一方面,消费者无法线下购物,很多就通过线上渠道购买居家办公用品,这其中就包括办公家具;此外,不少国家都向纳税人发放了疫情补贴,这也刺激了消费。


海外市场对椅子的需求火爆到何种程度?有家具厂负责人说,他的德国客户把从厂里采购的产品放到电商网站售卖后,一开始单价在69.99欧元,后来涨到了99.99欧元,几百款产品,上线5分钟就被“秒”光,最后涨到179.99欧元,翻了两三倍。德国客户说,他今年把过去5年的钱全部赚到了。



大行情下的烦恼一:人难找 人工贵



“订单量这么大,工厂能消化得了么?”记者进一步向李伟元问道。


李伟元给出的回应是,“在安吉,(工)人的竞争比产品竞争更厉害”。


记者走访了安吉六七家家具厂,基本每家工厂都在厂区门口的LED显示屏上打出了招工启示。磨光工、缝纫、采购、装配等诸多工种都急需工人,工资待遇在4000~10000元不等。有的工厂还打出了“因订单需求招大量临时工”的通知。


在当下的安吉,订单并不是企业发愁的问题,反而是订单暴涨后,用工问题凸显出来了。曾卫表示:“恒林总的产能还在进一步扩大,生产设备倒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还是工人,工人比较难找。


安吉一家家具厂负责人透露,现在招工极其困难,一是人难找,二是人工贵原来工人20~25元/小时,现在找临时工都要40~45元/小时。“我们算了一下,公司人工成本上涨了15%~20%。”这位负责人说。



安吉县一家具厂门口LED屏打出的招工广告。


从零基础到掌握基本技术,工人一般需要2个月时间入门,可是企业并没有两个月的时间教育新人,他们更希望找熟练工,招进来就能发挥效益。因此,安吉当地有部分工厂直接去别的工厂高薪挖熟练工。对于此类做法,安吉当地政府在做一些引导,尽量避免企业之间恶性挖人。


不过,从企业的角度考量,增加多少员工、提升多大产能,不仅要从解决短期燃眉之急的角度考虑,还要顾虑长久的运营成本。“现在是高峰期,订单暴涨,人工是出现了短缺,但万一订单进入了平缓期怎么办?这很考验企业主的平衡能力,对企业未来增长空间的预判能力,以及对成本的控制能力。”李伟元认为,一些头部大企业订单量大,即便采购商给的利润薄,但靠人海战术,把量做起来,还是有利润空间。但对很多小规模的工厂来说,利润薄成本又抬升,忙前忙后,可能最后无利可图。


更棘手的问题在于,当前安吉转椅生产工厂面对的不仅仅是用工短缺,关键是生产转椅的原材料、配件供应紧张。



大行情下的烦恼二:原料成阿喀琉斯之踵



在阳光工业园区内,一家家具厂员工向记者表示,厂里的确非常忙,但是时间节点不一样,现在供应商供货紧张,基本所有配件都缺货,工人也不够、配件也不够。”


“现在有一个反常的现象,尽管我们生产线这么忙,有时候还是出现工人放假,或者工人在现场没事干的情况。因为椅子零部件比较多,少了一个东西,可能少一颗螺丝,这条线就瘫痪掉了,供不上了。”一位家具企业负责人透露。


同时,曾卫也向记者表示,恒林订单量大,很多配件都是自己生产,但也有部分是找外部供应商供货。而现在安吉很多工厂的配件供应都比较紧张。


据了解,生产一张椅子主要的材料包括网布、铁件、轮子、海绵等,而这些配件的原材料是通过化工原材料生产而成的。配件的原材料供应紧张,也带动了价格上涨。


在安吉转椅市场,聚集了众多配件批发商,皮革批发商老胡向记者表示,由于订单量大,原材料供不应求,所以原材料也在涨价。“海绵涨价最厉害,涨了40%~50%,我们大概上涨了10%左右。进货量也比之前更多,增加了30%~40%。而且基本都被客户预订了,东西一拉过来,马上就拉到客户那边。”老胡说。


老胡透露,皮革的原材料是一类化工产品,原材料价格今年以来涨了近3倍,进价贵了,他们只能向下游的转椅工厂发涨价函。


以涨幅最大的海绵来说,其主要原材料为TDI(甲苯二异氰酸酯)及聚醚。



5月1日~10月27日上午9点40分的TDI价格走势。


图片来源:生意社截图


生意社TDI数据师10月27日向记者介绍,5月1日,华东地区TDI市场均价在9933.33元/吨,截至10月26日,价格为17166.67元/吨,涨幅区间72.82%。6月中旬至7月初,TDI价格一度出现下调,自三季度以来,TDI价格走势持续上涨。这主要受供应紧张及需求回暖影响,其中海外工厂利好支撑较大,同时出口订单也持续利好。多方影响下,国内TDI工厂挺市拉涨态度明显,大厂相继大幅上调挂牌价格,市场在接受工厂指引后,价格跟随上调,主流经销商也跟随工厂步伐,报价大幅上调。只是在进入10月后,TDI市场行情以偏弱运行为主。


另一方面,订单量爆发也考验着原材料供应商的资金周转能力和抗风险能力。有批发商向每经记者表示,现在订单量大,需要贷款才能保证供应,不贷款根本供应不过来。


行情大好,供应商对新老客户也有厚薄之分。老胡告诉记者,现在自己基本很少接新客户的订单,除非新客户能现金全款结算。对一些稳定的、需求量大的老客户,则还是按照2个月一结的账期合作。而且,只要能供应得上,基本也会保障对老客户、大客户的供应。


“配件厂会尽量保障好企业的供应,为什么?因为万一这轮强周期下来了,订单量少了,他们还需要靠这批大客户来支撑。所以他们也害怕,尽量能保障供应大企业的订单需求,小工厂、信用不好的、量少的国内网店,基本都不供应了,没货了。所以今年国内电商平台的转椅中小卖家比较难,拿不到订单。国际订单爆棚影响原材料供应,国内的转椅也大概率会涨价。”李伟元说道。


配件订货难,订货贵的现状,又催生了另一种现象。


一家家具企业负责人透露,原本正常生产原材料是可以供应上的,但订单突然暴涨,原材料企业生产能力供不上来。一旦配件供应商产能供不上,转椅制造企业就会很慌,大家都会多预定,量越大,供应越紧张;有一些企业还要囤货做库存,那缺口就更大,供需不平衡导致整个市场也愈加畸形。“有一些大的企业,专门租了上万平米的厂房来囤配件。不管用不用,配件订单先下下去再说。”这位负责人称。



大行情下的烦恼三:国际物流卡脖子



除了人工和原材料的问题,像安吉椅业这种外贸为主的公司,在国际物流储运中,也可能遭遇诸多卡脖环节。


当前最直接的影响,集中在提柜(即:运输车队派车到堆场提取空的集装箱)上。



图片来源:摄图网


10月26日,航运界网副主编马晖向记者介绍:受疫情和地缘政治的持续影响,班轮公司出口货量远大于进口货量,加之班轮公司旺季持续投入运力,而返程货物(中国进口货)用箱并不能实现满载满运的理想物流状态,致使大量空箱留在目的港本土,从而造成国内用箱紧张,海运价格也随之再度上涨。


“海运费原本是半个月调一次,现在一周就要调一次,变化特别快。”曾卫介绍,恒林股份和国外采购商大部分签订的是FOB价格(注:FOB是指船上交货价亦称“离岸价”,当货物在指定的装运港越过船舷,卖方即完成交货),海运费上涨基本由国外采购商来承担。船司根据价格高低来选择是否运输柜子,价格低就会被船司甩柜。“采购商解决的方案就是加钱,否则出价低了柜子根本上不了船。”曾卫说。


李伟元记得,之前有一家客户订柜子就遇到不少波折,那次经历让客户感叹,柜子太难订了,比货还紧张。所以他连夜让工人赶工,通宵把客户订的2千张椅子做完,保证一大早能被集装箱拉走。


李伟元对此也颇为感慨,现在面临的两个最大难题就是柜子稀缺、原材料短缺。人工、原材料、运费都在涨,这些成本同样会转嫁给采购商,承受比往年更高的采购成本。而在这一轮成本上涨的背景下,能持续支撑订单的最大动力还是源自强劲的需求。


记者从多个家具企业了解到,集装箱航运走上海港和宁波港较多。而中金研报显示,上海港到美线和欧线的船舶装载率一直很高,6月份以后基本上维持在95%以上,个别星期货量好一点时,就爆仓了。加上因为疫情对供应链的一些影响和进出口的不平衡性,确实也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缺箱的情况,这也会加剧运价的上涨幅度。


曾卫分析称:“因为终端销售好,还有利润可赚,大家现在拼命就想把货运出去。现在一个现象是,你有货就是最牛的,你在美国仓库有货,在海外仓有货,现在是最吃香的。”


此外,也有家具外贸商反馈,海外仓爆仓也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由于仓库爆满,有的货都积压在国外港口,上不了岸。而且往年美国“黑五”、圣诞这几个节日是销售的黄金期,国内很多做外贸的企业尤其是跨境电商,都会提前把产品运到美国备货,叠加今年的形势,海外仓仓储需求激增。


恒林股份10月初在投资者调研中表示,2019年公司在美国东、西部分别自建海外仓储物流基地和跨境电商仓库,自建海外仓储面积约为8万平方米,2021年计划在美国新增3个海外仓。



恒林股份在安吉的厂区。



超级周期能延续到明年吗



产能扩大、成本上涨、国际物流带来的账期拉长,对国内制造企业而言,实则加剧了此类企业的风险承受能力,对企业现金流周转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记者在安吉调研的过程中亦了解到,由于当前转椅产业行情好,安吉当地不少原本做竹制品的企业也纷纷布局这一产业。当然,也有家具企业反馈,有一些国内原本做纺织、服装品类的客户转行去做转椅。这类客户主要找工厂采购,然后通过电商渠道卖货,电商客户在出口的份额有所提升。


如果说受疫情影响,国外居家办公的大趋势带来了这一轮办公家具的刚需市场,那么现在行业中比较关心以及担心的点在于,这轮超级周期的节点在哪里?


一种说法是持续到2021年上半年,依据是安吉当前各家大型工厂的排单情况。


也有观点认为,这一轮超级周期最起码能延续2021年一整年。


当然,其中一个非常关键的变量还是新冠疫情的控制情况。持后一种观点的业内人士认为,后续比如说疫情控制住了,大家都回来上班了,又会轮到很多公司要换一批办公用品了,这样也会释放一波更新换代的需求。


而从现在到这轮周期的节点之前,安吉的转椅出口企业仍需要面对国内国际多方市场波动。李伟元概括主要是“三因蚀利”:一个因素是人工成本上涨削弱工厂利润;另一个因素体现在原材料上涨,侵蚀利润;第三个因素,主要是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对企业利润可能带来挤压。


10月26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数据显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6725,较前一交易日下调22个基点。



今年下半年,人民币持续升值。


关于汇率变动对企业的影响,中金研报分析认为,其具体影响需要根据企业的实际措施来判断。一方面,部分企业通过金融工具消除、转移和对冲人民币升值风险,将风险敞口降低到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对于这类企业,人民币升值的负面影响小于按照报表收入所测算的规模。另一方面,需要结合企业的交货形式、交货周期与收付款方式来具体判断汇率波动对企业报表的影响。例如,对于采用FOB交货结算、交货期约1个季度的企业而言,汇兑会先后影响其毛利率和汇兑损益,时滞约3个月。


李伟元表示:“‘三降’(即他总结的三因蚀利)同时夹击你的时候,其实安吉百分之六七十的企业日子都是很难过的,濒临没钱赚甚至还要亏的境况,就是订单看起来暴涨,但利润不高,损失还蛮沉重的。”


从安吉几家椅业上市公司披露的数据来看,2019年办公椅的毛利率基本保持在21.22%~24.08%,沙发毛利率在17.38%~25.17%。


在皮革批发商老胡看来,安吉椅业外贸工厂大多数还是帮国外采购商贴牌生产,生产企业利润本也很薄,现在的行情看似火爆,大企业可能会有一些利润空间,毛利低的企业不一定能赚。


“大家不能太盲目乐观,还是要透过行情看看内部存在的一些问题,头脑会清醒一点,因为哪天寒冬来的时候,可能会冻死一批人。”老胡说道。



记者手记|成如容易却艰辛


在安吉,当“出口订单爆满”成为一种街头的流动景观,这种景象会被人们下意识地定义为“好”。


但,现象背后的复杂性,出乎预期。疫情对全球产业链带来的扰动,“覆巢之下”的道理,此刻表现得异常清晰。


“变”局更考验着产业链各方,务需择时择机。有无相生、危机互现,这利益逐鹿场,有跃升也会有下沉。本期重点谈论的“转椅”品类,远景仍可期,可世事成如容易却艰辛,低估复杂性,“冷不丁”又会滑向危险边缘。

[close window] [Print] View: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