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合成革网

返回首页

新干县箱包产业转型升级启示录

发布时间:2019-02-15

  “今天一天,我们整个电商中心发货量是4300件。”1月16日,新干县世纪行箱包有限责任公司电商中心内,公司负责人邓建华向记者介绍。他的身边,是淘宝箱包最高奖“黑马奖”奖杯。


  2018年,新干全县共有箱包皮具生产企业365家,年产箱包皮具能力达3000万只以上,从业人员近2万人,年产值超50亿元。“我预计,5年以后,新干将成为世界范围内的箱包采购中心。”谈及未来,新干箱包协会会长、江西凯威箱包有限公司总经理彭春如信心十足。


  一个江西中部的小县城,是如何在区位优势不明显、经济总量不突出的情况下,将箱包这个产业做到线下市场份额占到全国的80%、电商产业交易额突破30亿元的呢?


  从无到有:赣中小县成就箱包基地


  彭春如是新干箱包发展历程的见证者。2006年,他带着多年经营箱包的渠道资源,从外地回到新干家乡,开始创建凯威公司。


  “比起河北白沟、浙江平湖等老牌的箱包产业基地,我们有土地、税收、政策等方面的多重优势。”新干县箱包皮具产业办主任朱桃生介绍。地处中部省份,新干以其优惠的政策,逐步承接起东部地区的产业转移。目前,县内有城南箱包皮具交易市场、城东箱包产业园东源基地和规划面积为490亩的河西现代箱包产业园,箱包皮具生产经营户达1000多家,从业人员2万余人。


  不仅如此,产业集聚合理,上下游配套齐备,也是新干箱包得以快速发展的原因所在。该县主动引进一批能够促进产业成长、提升产业竞争力的配套企业,从拉杆、皮布料,到拉链、锁扣,95%的配件都能自我配套,形成体系,大大减少了成品箱包企业的生产成本。


  2006年到2013年,新干箱包企业一步一个脚印,发展到100多家。2013年以后,伴随着电商发展大潮,新干县内的箱包企业呈现“井喷”之势,达到365家。电子商务产业核心运营中心、跨境电子商务贸易中心、大学生(青年)电子商务创业孵化基地等电子商务平台如雨后春笋般茁壮成长。


  1月16日,记者在世纪行公司看到,一台网上售价不到100元钱的拉杆箱,能够经受住负重15公斤,反复摔打500次的检验。价廉,质优,市场反应灵敏,出货量大,成为新干箱包行业起飞的奥秘所在。


  2012年,新干被授予“中国箱包皮具产业基地”称号;2013年,新干箱包城被评为全省首个特色产业(箱包)电子商务示范基地;2014年,新干箱包城被评为省级现代服务业集聚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该县走出了一条“以商促工,贸工联动”的特色发展之路。


  提升品质:理念冲击促成企业升级


  在红火表象的背后,新干的箱包企业也正悄然经历着一场理念的革命。


  宏图伟业工贸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杨进生2015年返乡创业,建立起自己的箱包公司。2018年,该公司拥有了从研发设计、销售到国内物流渠道以及海外仓的一整套完整体系。


  杨进生早年在深圳运营国际电商和外贸出口业务,刚回新干那阵子,他致力于做对外贸易——将新干的箱子卖到国外。2016年,他们为一家国外的跨境电商公司服务,遇到了始料未及的情况:客户对物理测试细节的要求比国内高得多,箱子里不能存在线头,轮子上不能有灰尘。第一批箱子发货后,国外顾客的网上退货率达到了近8%,公司面临着50多万元的损失。


  是终止合作,还是勇敢地承担损失,杨进生与团队面临着艰难的抉择。痛定思痛后,他们选择了后者。“我们不能永远在国内市场进行低端竞争,而必须要从品牌、配件、细节质量等方面,全面向国际标准看齐。换言之,我们必须拥有自己的品牌,并且走向高端。”杨进生说。


  对于新干的箱包企业而言,这是理念的颠覆。中低端市场定位下进行的粗放式生产能给企业快速带来大量利润,但高标准产品的打造,却是企业能够面向国际、面向未来,立于市场不败之地的必然之路。


  2019年,彭春如将自主品牌“凯威箱包”的销售额目标定在4000万元人民币,比前两年已达到的近亿元销售额少了一多半。但在他的目标中,这4000万是专供外贸、礼品等高端订单的高附加值产品,因此其利润反而要比以往都高。逐渐退出中低端市场的凯威箱包,正脱胎换骨,“轻装上阵”。


  重塑平台:“深巷好酒”开启新未来


  诸多箱包企业转型的同时,位于东源基地内的江西百诺旅行箱包有限公司却正面临着困境。这家占地面积73.74亩、总建筑面积10万余平方米的企业由广东百诺影像科技工业有限公司2016年投资5.3亿元返乡兴建。


  走进百诺公司车间,少量工人在生产线上,一只只机械臂,精准地在原材料上切割、打孔,传送。其厂区集市场、销售、检测、工业旅游、博物馆、培训基地等为一体,所生产的箱包售价从1500元到4500元不等,与新干本地企业主打千元以内市场的风格迥然不同。


  但市场并没有热烈地回应他们,销量低迷的现实成为公司一片雄心的尴尬注脚。从2016年以来,公司始终处于亏损状态。由于定位、定价过高,他们的产品难以进入本地商超专柜销售,而一些已购买的客户得知卖得如此贵的箱包是“新干产”后,犹豫之下甚至会选择退货。


  “酒香也怕巷子深啊!”每念及此,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周晓虹总是自嘲地说。


  为了让百诺之类的“好酒”企业走出“深巷”,当地政府动足了脑筋。近年来,该县先后举办了5届中国·新干(国际)箱包皮具节,鼓励企业赴外参展,有效提升了新干箱包皮具产品的在外影响力。同时,赴广州花都、浙江平湖等老牌箱包产业基地招商,引进了一批龙头型、关联配套型和大型外贸型以及箱包电商型企业,带动本地企业转型升级。


  2018年,该县出台了《新干县推进箱包皮具产业迈上中高端发展扶持意见》,设立了1亿元的箱包产业转型升级发展引导基金,从产业品牌宣传、企业品牌创建、企业制造升级等10个方面给予高含金量的政策扶持。


  提升整体质量,改变旧的区域品牌形象,新干着手组建箱包产业联盟,并制定了高于行业标准的联盟内产品标准,对符合标准的企业给予用地、税收方面的优惠政策。


  “我们要对照高质量发展要求、推动箱包皮具产业向中高端、多元化方向发展,力争到2020年,全县箱包皮具企业发展到600家,实现工业总产值100亿元,将新干打造成中国箱包之都和箱包外贸出口基地。”新干县主要负责人如是说。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浏览量: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