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合成革网

返回首页

中美贸易战受益的居然是越南,所有厂房租完,失业率仅2.2%

发布时间:2019-01-17




“33岁的Fred Perrotta花费四年时间,为其公司Tortuga的时尚背包产品与多家中国供应商建立起供货网络。然而当美国政府宣布对近半数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后,他开始到其他国家寻找供应商。”


他说,这个过程到目前为止已接近完成,即使美国和中国在20国集团(G20)峰会上宣布两国之间的贸易战停战,恐怕也没法改变了。


Perrotta的公司所参与的这场转变,被行业专家称作是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最大的一场跨国供应链转向。


这一转变引发激烈竞争,大家都在努力取得中国周边国家的新设施,并在中国以外重建供应链。中国占到全球制造业的五分之一。


“所有人都很紧张,都在匆忙奔波,从长期来看,我们可能会对所有事情进行调整。”Perrotta在加州奥克兰通过电话表示。Perrotta近来在奥克兰收到了越南一家潜在新供应商的首批样品。


这一仓促局面是因美国可能对中国商品加征更多、更高的关税造成的,另一个原因则是美国企业担心中国周边的新兴经济体只能根据“先到先得”的原则提供新业务。


越南和泰国正成为首选目的地,但两国仍面临产能限制,包括官僚机构低效率、缺乏熟练工人和基础设施瓶颈等。





“整个亚洲一片忙乱”


路透采访了来自各个行业的十多位企业高管、贸易律师和游说团体,显示最近几个月整个亚洲一片忙乱:高管催要样品、到处参观工业园区、雇聘律师以及和官员见面。


香港上市家具制造商敏华控股去年6月以6,800万美元在越南收购一家工厂。敏华控股表示,计划2019年底前将其厂房总建筑面积扩大近两倍至37.3万平方米。


敏华控股在声明稿指出,这项收购是为了降低关税构成的风险。


越南工业地产开发商BW Industrial表示,自10月以来询问大增,其所有厂房目前都已出租。


“制造商来自全球各地,他们在中国都有生产工厂,且需尽快开始生产。”BW Industrial销售经理Chris Truong告诉路透。


提供电子产品和制造解决方案的泰国SVI Pcl表示,刚挑选了四笔与现有客户往来的新交易,价值约1亿美元。这些客户在中国也有业务。


“贸易战对我们有利。”其执行长Pongsak Lothongkam说。“跟我们接触的企业非常多,我们得理出优先顺序。”


东南亚最大的印刷电路板生产商KCE Electronics首席执行官Pitharn Ongkosit对路透表示,已有美国企业接洽其公司,希望寻找一家新供应商来取代中国的一家供应商。


“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很多客户联系我们咨询产品和价格。但现在还没有达成交易,这需要时间,”他说。


另一家泰国电子产品制造服务供应商Stars Microelectronics Pcl也收获了新业务。


“很快将有两三家企业开始把生产基地(从中国)转移到我们这里,”该公司CEO Peerapol Wilaiwongstien称。


柬埔寨也吸引到海外企业的关注,总部位于美国新泽西州的自行车生产商肯特国际(Kent International)将把中国生产业务转移至柬埔寨。


“我们在美国有很大一块业务,”该公司多数股股东和执行长ArnoldKamler对路透称。“现在别无选择,只能尽快把生产从中国转移出去。”


最严重的采购中断


随着中国经济向服务、消费和高科技生产转向,换供应商和公司迁址的做法标志着已然确立的趋势加速。


“我们即将进入一代人的时间内所见到的最严重的采购中断,”美国服装与鞋业协会(American Apparel & Footwear Association)执行副会长Stephen Lamar表示。该协会有超过1,000家会员,每年为美国零售销售贡献逾4,000亿美元。


“我听到这些企业说的最多的就是:‘多年来我们一直说把中国供应多元化,现在我们真得这样做了’。”


转移生产可能需要数年才能完成:企业需要获得资金,找到合适的供应商、选择新的物流--处理这些问题的同时,还要在他们不甚了解的国家应对新的法律和会计问题。


“把工厂从中国转至其他地方的过程会非常缓慢,而且充满变数,”安盛投资管理新兴亚洲高级经济师姚远表示。


瑞银在一份报告中称,技术含量不高的商品和低附加值的制造业会转移得最快,而机械、运输和IT领域的高附加值商品出口可能会需要数十年才能迁走,因为研发成本较高且中国劳工成本具有竞争力。


不过花旗进行的一项区域客户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受访客户已经在调整供应链,以限制对自身业务的冲击。


美国商泰隆国际贸易律师事务所贸易律师Sally Peng称,中国在自动化等领域的先进性意味着,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取代中国。


“所以大家都在寻求中国+1,+2、+3战略,一直排到了非洲,”她表示。





特朗普之前曾威胁: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关税税率由目前的10%上调至25%,并将对其余所有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虽然中国出口数据尚未显现受贸易战影响的迹象,但一些经济学家表示,这是因为企业竞相在美国加征更多关税之前出货。





日韩也成间接受害者


当然,较小的新兴亚洲经济体就不要奢望美中贸易战恶化前景能给他们带来好处了。


整个东南亚,加上台湾、日本和韩国,第三季经济增速都已经放缓,官方将其部分归咎于贸易战。


比如,泰国的电子集成电路去年10月对美国出口增加4%,但对中国出口则骤降38%。


越南的制造业信心指数在亚洲位列榜首,但现在也远远脱离峰值。


对这些寻求改善生意的国家来说,基础设施的欠缺也是个问题。


泰国在世界银行基础设施排名中位列第41名,越南是第47名,中国则是第20名。


泰国正寻求以450亿美元的东部经济走廊(EEC)计划来解决上述问题。该发展项目计划改善深水港、机场和铁路。





除了基础建设瓶颈外,官僚作风,尤其是在越南,仍难以改善,而且熟练工也不容易找到。


越南的失业率在2.2%。泰国甚至更低。


“在越南非熟练工占比仍相当大,这个问题一直也没有得到有效改善,而且我认为五年后或甚至10年后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越南电子业协会副主席Nguyen Phuoc Hai表示。


“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下,廉价劳工是否仍将是越南的优势还很难说。”

[close window] [Print] View:6,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