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合成革网

返回首页

东莞鞋厂群像: 单价低于20美元的不接,哪里来的底气?

发布时间:2018-10-19


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制鞋重要基地东莞的鞋企开始感到压力,除了面对成本上升,订单亦有所下降,部分转往东南亚。为增强竞争力,有鞋厂借机实现半自动化,并展开线上业务。


尽管成品鞋并不在美国加征10%关税的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清单里,但东莞的鞋企老板们已经开始感觉到了压力。订单小幅下滑,原材料成本上升,加上对未来不确定性的预期,不少工厂已经开始采取措施应对。


不过,多位制鞋业内人士表示,即便未来成品鞋纳入清单,“影响也不大”,东莞鞋企的底气来自于完善、成熟、高效的供应链。


对东莞鞋业有将近20年研究的亚洲鞋业协会秘书长李鹏表示,早在十年以前,诸如耐克供应商这样的大型加工企业就在世界各地有所布局,东南亚甚至非洲也设有工厂。东莞鞋企通过内部的产能调整,就足以应对贸易摩擦。



部分订单转往东南亚


9月17日,美方宣布自9月24日起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0%的关税,进而还要采取其他关税升级措施。而在这2000亿美元的商品中,不包含成品鞋。


昌健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童水顺表示,消息出来之后,收到的订单没有预期的多了,有一部分转去了孟加拉国等东南亚国家。


“原因在于客户的心理发生了变化。”童水顺说,“虽然这次成品鞋没有包含在内,但未来难说。出于这种预期,客户把一部分的订单转去了东南亚的工厂,这也可以理解。”


永都鞋业有限公司同样位于东莞厚街,他们生产的是技术含量较高的户外功能鞋。该公司总经理徐文雄说,到目前为止,公司的订单没有减少,但由于中国加征关税的清单里包含橡胶等制鞋原材料,因而成本有所上升。


“我们的鞋底厂一个月要用一百多吨原料。从美国进口的橡胶等化工原料本要8%的关税,加25%之后,每吨原料一个月就要增加成本5000到6000元。”徐文雄说。


不过,徐文雄对此颇为淡定,因为中国、日本、泰国都有可用的原料替代品。对于被代工的品牌商而言,只要出品有保障即可。



企业多方位应对


除了寻找原料替代品,东莞鞋企早已积极行动,以降低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风险。用童水顺的话来说,就是“企业需要想尽办法度过这段调整期”。


昌健鞋业正在加快开拓内销市场,与此同时,公司专门成立了自动化改造部门,希望进一步提升效率,增强竞争力。


“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至少生存不是问题,正好利用这次压力先落实工业3.0,某些依赖手工的工序至少也要实现半自动化。此外,即便订单转往东南亚,制鞋50%~60%的原料还是要从中国运过去,(机器开动)依然能赚钱。”童水顺说。


而打造自有品牌也成为许多鞋企的选择。永都鞋业的自有品牌今年预计可以卖到8万~10万双;昌健鞋业正在为自有品牌注册电商平台,计划同时在线上开展B2B(企业对企业)和B2C(企业对消费者)业务。


李鹏表示,很多大型鞋企已在海外设厂,绕开增税壁垒并不难。比如,为同一个品牌代工,由东南亚的工厂生产出口美国的鞋,中国的工厂就生产出口欧洲的鞋。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是个分水岭。这之后,裕元集团、华坚集团以及大力卜集团(绿洲鞋业、绿扬鞋业)等多家鞋业巨头,纷纷加快了转移至东南亚等地区的步伐。


以“运动界富士康”裕元集团为例,从2003财年到2010财年的七年间,裕元集团在越南和印度尼西亚开设的生产线增速就远远高于中国;2015年,按产量计中国的产能约占裕元集团整体的25%;到2017年,这一数字进一步下降至20%,而来自越南和印尼的产能占比均有所上升,分别达到44%和34%。


中国最大女鞋生产集团之一华坚集团2011年更是前往非洲的埃塞俄比亚设厂,主要生产GUESS(盖尔斯)等世界知名品牌,具备年生产出口女鞋240万双以上的产能,已成为华坚集团重要的非洲女鞋OEM(定牌生产)制造基地。


另一方面,生产高精尖的时装鞋或功能鞋的工厂虽然销量较小,但因为门槛高、掌握了核心竞争力,订单也比较稳定。


此外,人民币汇率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以及出口退税政策的调整,都在为外贸企业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


10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会议指出,实行出口退税,符合世贸组织规则。进一步完善出口退税政策,加快退税进度,有利于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实体经济降成本,也有利于应对复杂国际形势、保持外贸稳定增长。


会议决定,从11月1日起,按照结构调整原则,参照国际通行做法,将现行货物出口退税率为15%的和部分13%的提至16%;9%的提至10%,其中部分提至13%;5%的提至6%,部分提至10%。


对“两高一资”和面临去产能任务等产品退税率维持不变。进一步简化税制,退税率由七档减为五档。




会议还确定,对信用和纳税记录好的出口企业简化手续、缩短退税时间,全面推行无纸化退税申报,提高审核效率。尽快实现电子退库全联网全覆盖。坚决打击骗取出口退税行为。年底前将办理退税平均时间由13个工作日缩短至10个。



对于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确定完善出口退税政策,加快退税进度的措施,将带来哪些利好?开源证券研究所所长田渭东表示,这些措施将减缓外部压力,增强企业信心。


“五个扩大”着力做好“六稳”工作


宁吉喆说,保持经济社会大局稳定,要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好“三大攻坚战”,加快推动高质量发展,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当前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主要从五个“扩大”着力———


扩大企业生产经营舒适度。当前企业遇到的困难,有中美经贸摩擦带来的,也有生产经营中一直存在的。“更大程度更大规模简政、减税、降费,着力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用真金白银的政策为企业保驾护航。”宁吉喆说。


扩大就业再就业。针对中美经贸摩擦对就业带来的影响,一系列新的应对政策正在陆续出台,中央部门和地方政府都在积极施策,稳定和促进就业。


扩大国内需求。破除制约居民消费升级的体制机制障碍,出台支持有效投资的政策,加大力度补短板。“中国内需市场很大,不论是区域协调发展,还是乡村振兴,都有巨大的需求空间。”宁吉喆说。


扩大改革开放。深化放管服改革,进一步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持续深入推进财税、金融、国企、投资、价格等重点领域改革;落实扩大开放、大幅放宽市场准入重大举措,切实保护在华外企合法权益。


扩大国际多元化市场空间。结合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与世界上支持平等协商、互利共赢的国家和地区在更广泛领域内扩大贸易投资往来。


“我们有条件有能力有信心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加快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同时也要对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充分评估,做好应对准备。”宁吉喆说。


童水顺认为,多一个百分点的出口退税十分可观。他说,在政府的支持下,企业更应该以平常心来做生意,维持旧的客户、开拓新的市场。



困难只是暂时的


虽然今年的订单有所下降,但童水顺对未来并不担心。在他看来,困难只是短期的,品牌商总是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变化,而花5~10年的时间去重新培育新的供应商显然并不划算,所以依然会再找回东莞的企业。


李鹏同样认为,中美贸易摩擦不会给东莞制鞋业造成大的影响,因为综合成本、税收、品质等多方考量,东莞依然是最好的选择。


以东南亚为例,在制鞋成本上,仅在工人工资一项上比中国有优势,而在原材料运输、工人效率、工时稳定性等方面,中国明显高出一筹;同时,近几年来东南亚国家工人的薪资正在飞速上涨,增速明显超过了中国。


“此外,东南亚的鞋厂绝大部分仍是中国企业投资,工厂的干部也是从中国派过去的,每3个月回国一趟,这些都是成本。最关键的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东莞制鞋业已经形成了完善、成熟、高效的供应体系,这在世界上是无法取代的存在。转出去只要成本一上升,很快又回流了。”李鹏说。


30多年前,东莞厚街镇积极承接世界鞋业产业的国际化再分工和梯次转移,大力引进和发展鞋业产业,吸引了大批以中国台湾为代表的境外鞋业企业家、商家落户,逐步聚集成了大规模的国际性鞋业制造工业群体。


据不完全统计,在该镇从事皮革、鞋材、鞋机、鞋用五金配件的生产和销售企业约4000家,其中鞋机生产企业约300家;常驻厚街的贸易商、采购商800多家,美国、巴西、日本等长驻厚街从事鞋业加工、贸易和采购的工作人员多达5000余人。


更重要的是,拥有众多设计、研发、技术人才的东莞已经成为世界制鞋专业人才最主要的集散地,东莞制鞋业在不断的转型升级中提升着附加值:一个最明显的体现就是出口量有所减少,但单价却有明显提升。据了解,如今鞋厂老板们已经不接单价在20美元以下的订单,这或许从另一个侧面体现了他们的“骄傲”。


上一条:
订单“消失”,半年净利降8.5%,这个国产鞋业巨头还能走多远?

下一条:孟加拉国皮革行业出口呈现下降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浏览量:375